1805

遭遇失去以后,我们是否坚强了一些。。。 比起受伤之前,我们是否温柔了一点。。。

薄樱鬼ps2 ED


转自
http://hi.baidu.com/kjhdfgjknjsjgn/blog/item/adb32618b73ed94942a9ad8b.html

土方ED:

土方ED

千鹤:……
我,一直……认为樱花开放的季节会到来。
在这片土地,在这个大量的人丧命的地方。
在这个为了坚信的目标贯彻自己的道路,一直战斗到最后的志士们所在的地方。
然后……


和土方桑一起渡过的时间,我不知道想起来了几次。
千鹤:樱花,真的是很漂亮呢。
樱花花瓣飘然飞舞散落。
手中仿佛薄绢一般的柔软,散发着春天香气的可爱的花。
我的眼睛看到春天的色彩的时候,一定就会想起这种幸福。(绝对有错,文艺腔无能,不论是日文还是中文Orz……)

……他在我的身边的,这个瞬间。
土方:你真的,这么喜欢樱花的?
就像呆了一般,土方桑在我的脸边说着。

千鹤:嗯。
我的脸一定是变的XX了吧。(嗯,看不懂Orz……)
虽然有所自觉,但是已不觉得羞耻。所以,诚实地把理由告之。
千鹤:因为,樱花和土方桑很像嘛。
微笑着看着我的土方桑的目光,增加了几分沉稳。

他沉默了一会儿,温柔地笑着称赞道。
土方:我也喜欢哦。因为和你很适合。
千鹤:……

用这样温柔的声音低语,让我有一种晕眩的感觉。
无法忍耐,我脸颊飞红,把心里所想全都表现了出来。
只是他的话语就让我无法掩饰自己的心情。
习惯土方桑的话语的那天,一定不会到来。
……不管什么时候,都会心跳加速。

土方:最近,有点害怕终结(的到来)。
他的声音不知不觉变得认真起来。为了弄清那话里的意思,我仔细地听着。

土方:说到底,和你一起生活的日子让人不知足,想要永远这么活下去。
千鹤:怎么这样——

我也有过这样的期望,不过也只是当作笑谈而已。
因为罗刹化而严重消耗了肉体的土方桑,说不定明天就会寿命终结。
因为不想对未来仅仅抱有不安,怀抱着希望,期望着永远。但是……
我也知道,永远之类的,是无法实现的。
这样的矛盾,让胸口有点疼痛。

土方:接受纯洁而散落的话,也是一种漂亮的死法也说不定。……我可没有在渴求什么终结。因为想要求生所以才一直焦虑,只是这样而已。

温柔的声音,让我有了勇气。
他的嘴角浮现了淡淡的笑容。

千鹤:……我也,不希望分离。

一直到最后的最后,让我们一起焦虑吧。
直到迎来幸福的最后的那个瞬间为止。

千鹤:如果可能的话,希望你可以更为长久地呆在我的身边。

我诚实地许下愿望,他的声音更加温柔。

土方:……你总是很容易就哭了,这样岂不是更加不能把你抛下不管了。
千鹤:啊……

不知何时开始,流水流下了我的脸颊。
眨眼的时候,更多的泪水流了下来。
在他的面前保持坚强之类,我以为我可以做的到的。

千鹤:……对不起,土方桑。因为,我一直在担心……
小声道歉的时候,土方桑轻轻地叹息。

土方:……你,是我的东西不是吗?
千鹤:土方桑……

仿佛在确认事实般的口吻。
只要你是我的东西,我自然会负起这个责任。
不管带给我多少麻烦,也丝毫不会觉得困扰。
他,仿佛劝解一般低语着。

土方:所以,拭去你的泪水,也是我的工作。
……有点不灵巧的,满溢温柔的话语。
和土方桑约定了,不会再独自哭泣。

千鹤:那么……
偶然想到一件事,我对他笑道:
千鹤:……土方桑,也是我的东西对吧?

我,想独占他。就像他占有我一样……

千鹤:我也可以成为土方桑的支柱吗?

如果他哭泣了的话,我也会将那泪水拭去。
讲土方桑的想法作为责任,只容许我担当的责任。

土方桑微微笑了。
土方:真的是敌不过你呐。

在樱花的包围下,我们感觉到了北国的春天。

愿……
这个季节的回忆,可以再次实现。
愿明年也是,后年也是,如果可能的话永远,让幸福的记忆的数目不断增加。
我们,下了决心……
愿分离,永不出现……

P.S. 很唯美的ED,不过翻到我要吐血。在此之前风间用“薄樱鬼”这个词来形容土方,果然这就是这个标题的由来吧。官配果然就是不一样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冲田ED:

澄静的空气美丽的清水。
在被自然包围生活着的状态下,我们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。
月和星星闪耀的时候睡觉,朝阳照耀的时候苏醒。
渴求血的狂气的发作也消失了,只是平稳地过着日子。
虽然我的身体还是罗刹,从安稳的自然中得到了充足的恩惠。
当然,也有没有变的事。
我们,就是我们。
他的痨病并没有被治愈。
病魔正在侵袭着他的身体。
但是,(我们)仍然在一起……

千鹤:今天的天气真好……
冲田:是呢。和你一起晒太阳,是最好的选择。
千鹤:嗯。

对罗刹来说是禁忌的阳光,现在已不会侵袭我们的身体。
但是,只是一点点而已,会变的很想睡。
所以我们经常像这样午睡。
身体慢慢变热,阳光下的感觉太好了,我打了个小小的哈欠。
看到了这样的我,总司桑笑了。

冲田:不可以哦,我还不困呢。
千鹤:我,有点困了……
冲田:是吗?……喜欢你哦。
千鹤:……呃?
冲田:我,喜欢你。

他温柔地抱着我,在耳边低语。
吐息让我觉得很痒,而且这样突然的话语让我的脸颊红了。

千鹤:这样,太狡猾了。(嗯嗯,nodnod)
冲田:没有这回事,我什么时候都喜欢你。

他窃笑着。有点坏心眼的地方,真的是一点都没变呐。

千鹤:真是的。

虽然装作乖戾的样子,结果我也笑了。一定是因为这样安稳的时间让人觉得太过幸福的缘故。

冲田:……那你呢?想听你把你的心情说出来。

恶质的微笑,甜美的话语。
说出想法之后,他一定会要求回答。
然后我再确认。
虽然已经知道了,我还是诚实地回答了。

千鹤:……我喜欢你,总司桑。

听了之后,他很愉快地抚摸着我的脸。

冲田:……谢谢,千鹤。

他握住我的手,指尖缠绕在一起。
那力量一如所想那般强烈,我微微倾斜了头。

千鹤:……冲田桑?
冲田:请不要忘记,我一直期望着你的幸福。为了让你不寂寞,我会尽我所能。所以……一定要……

只是不想离开,我靠近了他。
……他一定是觉得不安了吧。
两个人往后无望的未来,偶然的瞬间让我们胆怯了。

千鹤:没关系的。
我回握了他的手。
千鹤:总司桑,(把我的心)填满了。(呃,是这个意思吗?)
因为,和喜爱的人有了许多许多的回忆。
千鹤;我真的很幸福……一点都不寂寞。
虽然微微的难过闪现在他眼里,他的唇边挂起了温柔的笑容。然后,用两腕将我抱起。

冲田:……从心底里爱着你。
爱的言语,在回响。
冲田:所以,相信我。哪怕,不知何时,分别的时刻到来,……我的心,也将一直在你的身边。
他露出了安心的微笑,然后——

慢慢地合上了眼睛。
抱住我的手腕,仅仅是绫められる(呃,这句什么意思?)

千鹤:……总司桑?
虽然我呼唤了他,却没有回答。
把心里所想的告诉我之后,大概是满足了,总司桑就像是睡着了一般。大概是暖暖照射的阳光让他睡着了?

千鹤:真是的,明明说自己不困的。
真的是让人困扰的人呐,我笑了。
然后,小小声地低语,
千鹤:我……也一样哦。

他一定是做了幸福的梦了吧,真的是非常安稳的睡颜呢。
千鹤:哪怕,不知何时,分别的时刻到来……

渗透进入他沉眠的心中。
慢慢地,我告诉他,
千鹤:我的心,是你的东西。……永远。

愿这份温暖永远不会消失。愿他的存在被确认。愿这抱在怀里的手臂永不离开。
许下了这么些个愿望之后,我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再度睁眼之时,一定要好好听着,那爱的话语,不管几次,不管几次,让他再也不会不安。

千鹤:晚安,总司桑……

所以从此之后——
……请安眠吧。

P.S. 重打两次重于打出这个ED,但是,这个也太太太太虐了点吧Orz……抹泪……虽然很想安慰自己说他只是睡了而已,但种种迹象表示并非如此的呀~~~
第一次看的时候还好,翻译的时候因为看的比较仔细,完完全全被虐到了Orz……明明我其实对这个路线么啥感觉的,但是这个ED绝对绝对是大大加分的。只可惜我想我是没那勇气再看一遍了,看一次心痛一次Orz……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斋藤ED:

(开头是对每个人的交代,略了。)
……斋藤桑,怎么样了呢?
已经是工作结束的时间了,还没有回来。
而且又穿着单薄的衣物出门……还是去迎接他比较好。

(这里出现了超级有感觉的被白雪覆盖的林间小路)

在门口不远处看到了斋藤桑,我挥着手呼唤他。

千鹤:斋藤桑!

但是斋藤桑只是站在那里,并没有往这边看。
……距离太远了所以没听到吗?这么想着,我朝斋藤桑跑过去。

千鹤:斋藤桑,你在这里做什么?而且,又穿的这么少……
但是,斋藤桑还是没有看过来。
千鹤:斋藤桑!为什么不回答?明明听到了我的声音了不是?
明明是伸手就可以够到的距离,但还是没有转过来。
千鹤:斋藤桑!怎么了呀?
只是转回头一下,马上又背对着我。……到底是怎么了?
站着思考了一会儿,想到了一个原因。

千鹤:一桑!已经够了,请转回头来!
说罢,才终于回过头来。(这男人真可爱,笑~~)

斋藤:……我回来了,千鹤。(唉,不知为什么,这个这ただいま就是听的我感动异常。有种女主的身边就是这个男人的归处的感觉。)

千鹤:什么‘我回来了’……在这么冷的地方,一个人在做什么?
斋藤:总觉得在这里等的话,你就会出来迎接我。
千鹤:什么我会来迎接……只是很普通地回到家里的话,一样可以见到面不是吗?而且,为什么今天又穿的这么单薄的出门?肩膀,会冻着的。
斋藤:没什么,不冷。
千鹤:什么不冷……你的手都变得这么冰了不是。快点回去吧,今天很冷,回家好好让身体暖和起来。

这么说着,正打算把一桑带回家的时候——

千鹤:啊,好冷——!
如冰一样冷的手碰上了我的脸颊。
千鹤:你、在做什么……很冷呐。
斋藤:大概,一会儿就可以看到。
千鹤:看到?看到什么?
斋藤:很快就会知道,等一会儿。
千鹤:???

就这样在不明所以的状态下,站在一桑的身边——

斋藤:……来了
他望向天空说着。然后——

(天空,雪景)
白色的雪粒舞动般从天空飘落。

千鹤:雪……一桑想让我看的,就是这个吧。
斋藤:希望和你一起看这最初落下的一粒……

白色颗粒的数目慢慢增加着。


千鹤:……很漂亮,非常漂亮。

虽然只是来到斗南之后常见的雪景。但是,像这样无声落下的雪,美丽虚幻而神秘……我们仿佛忘记时间流逝一般注视着。

斋藤:如果是你的话,就想这么说。
同样仰望着天空的斋藤桑,如此嘟哝着。

……进入明治时代之后,世道还是很混乱。(下略N字实实介绍,心有余而力不足Orz……)

千鹤:说不定很快就会到来,一桑所说的,不带刀的武士的时代。
斋藤:即使不带刀,也是可以以武士身份活下去的。只要不背叛自己的心,不管有没有没有刀,不管出身如何,这样的人也是可以称为武士的。
以清楚的声音,一桑轻声说着。

在这里生活,陆奥的清净的水让一桑从血的狂妄中摆脱了。但是,他不知道以罗刹的身份战斗了多少次——寿命已经缩短了。此后,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时间。尽管如此,不管前方有多少歧路,也会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前进着。我们,一定会幸福的。

千鹤:……一桑。我们,要一直在一起哦。
斋藤:嗯……

在深深堆积的雪中,一桑用安静的声音回答着。

P.S. 虽然整体路线都不甜,但是这个唯美ED是绝对要去看看滴。
P.S.2. 土方和斋藤,本体路线比较闷,但是结局的时候一个赏樱一个看雪,果然是要在最后的最后浪漫一下?笑~~~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藤堂ED:

(开头的一番交代略)
——在这片土地上,时间慢慢流逝。
过于勉强的平助君,身体虽然变的很糟糕,这片土地的风土还是有一些良好影响的。
平助君发作的时间和次数都减少了,而且不知不觉中变回了昼出夜伏的生活作息。
但是(白天)还是会发困,有时会在树荫下睡午觉。那时候,做午睡的他的膝枕,已经成为了我的日课。
……话说回来,因为感觉过好,结果就这么睡过去也变成了日课的一环。
——在微风吹袭下,我又梦到了那日的情景。
近藤桑和土方桑在前面站着,冲田桑和斋藤桑跟在后面,永仓桑和原田桑在笑着,还有其他很多很多人。
然后还有——

千鹤:……嗯……
睁开眼,仿佛梦的延续一般的笑颜突然出现。


千鹤:我,睡着了?
藤堂:嗯,你睡的太香了,觉得就这么看着你的睡颜也不错。

平时的话这时应该是慌张整理头发的,今天似乎没有这种心情……把头枕在平助君的膝上,我仿佛在乘风一般。

千鹤:我梦到了以前。近藤桑也在,土方桑也在,大家都在……
藤堂:……我也在你身边?
千鹤:嗯……不知道呐。开始觉得是在,中途又有离开了的感觉。

这么说着,我就像在追着蝴蝶一般……用手追寻着梦中残留的香气。
偷偷地握住那只手。
我接收了他的手。(看不太懂)

藤堂:没关系,我会在你身边的。哪怕太阳落下,月亮升起。
一直、一直……
藤堂:哪怕,不知何时,分别的时刻到来,我也会一直呆在你身边的。

P.S. 好短的结局Orz……而且,那图里的人,感觉不太像正太藤堂了,而且声音也变低了好多,更沉稳不少。总之就是让我觉得,“咦?这个真的是我一直在追的那个聒噪小子吗???”
OrzOrzOrz……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原田ED:

那之后数年,我们渡了海。到了这个没有新政府军和幕府军之争的,平和安稳的居住之地。只有远无边界的天空与地平线的地方——
到了这里,我们的梦想终于实现了。在异国的天空下,与最喜欢的人一起,只是平静地过日子——
真的是完全没有想到我的梦想真的可以实现。
当然,这是只有我一个人无法实现的梦想。
这时,从远处传来了小孩的哭声。

原田:诶,千鹤!做点什么吧!这家伙,不管我做什么都不停地在哭勒!
千鹤:啊,好好!这就过来!


我惊慌地朝声音的方向走去。

原田:这家伙,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?你不在的时候,就像火上身一样地在哭。
千鹤:左之助桑,你的抱法太粗鲁了。小孩子很柔弱的,要更温柔一些才可以。
原田:虽然是这么说,既然是男孩子,只是这种事情而已怎么可以哭成这样……
千鹤:啊,看,都是你说了这种话,又开始哭了。

我开始哄左之助手上的孩子。
大概是安心了吧,接着哭声就变小了。

原田:难得生了个男孩,还打算(把他)抚养成一个武士呢。像这种样子,之后该怎样?
千鹤:还没有长牙齿的小孩子,你期待什么呀……而且,现在日本已经没有武士了哦。

在日本,新政府军的胜利已经可以确定,新的明治时代开始了。
武士、农民、平民,全部平等,已经成为了不再需要武士的世道了。

原田:确实,在日本已经不需要武士了。但是,一定还有需要武士的地方。在这广大的世界里。
千鹤:也许吧。


一边说着,我重新凝视着左之助手腕中的我们的孩子。……这个孩子不是女孩,真的是幸运。我的这个孩子,继承了鬼的血统。如果是女孩的话,一定会想我一样被鬼盯上,可能会很早就失去也说不定。

似乎察觉到了凝视着孩子的我的目光,左之助桑这么说了,
原田:没事的。你的孩子,这个孩子,我一定会保护好的。不管之后发生了什么。

我抬头望向眼前心爱之人的脸,微笑着回答道,
千鹤:嗯,我相信你。

这个孩子长大之后,找到自己心爱的人,然后继续繁衍后代……在这个过程中,鬼之血将会渐渐变得淡薄。左之助桑一定会保护我们直到那个时候为止吧。所以,我只要安心地看着这个人的背就可以了。我望着无边无际的蓝天,如此这番想着。

P.S. 重新看了下所有的结局,发现果然还是原田的最美满了(不但没有性命之忧,连孩子都生了Orz……)。冲田的那个,虐死我了-_-||||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昨天po完之后才发现,居然完完全全把这只给忘记了Orz……不过没办法,谁叫他都没有单独的CG栏的,只是归类在“其他”里面Orz……

风间ED:

似乎在想着什么,他突然以很认真的表情说了很唐突的话,
风间:我很中意你。

千鹤:诶?
风间:开始只是因为(你)是女鬼所以才有兴趣,
只是因为个女鬼的话是不会坚持戏弄那么久的。
因为你身在一个有趣的地方,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地过来。

这么说着,风间桑觉得很可笑地笑了下。

千鹤:……
风间桑感兴趣的对象,一定是从我身上转移到新选组上去了吧。

风间:和新选组的那些家伙玩只是借口而已。

风间桑就像感觉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低语着,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。

千鹤:呃……?
我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。
……突然,他的手臂伸了过来。
——等到有所察觉的时候,他的脸和眼睛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了。
千鹤:——?!

发现两唇相叠的那个瞬间,我想也没想就发出了悲鸣。
但是……
被堵住了的我的唇,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觉得讨厌,也没有甩开他的手臂……!
(大概是因为)垂下的睫毛很长之类,脸很漂亮之类,吻意外的温柔一类……的吧。
我的意识被拉到面前的他触碰(我)的这个事实上。
风间桑的唇所给与的温热的(触感),让我的意识飞离了。

然后,在我变的无法忍耐之前。
就和开始一样地突然,他从我的身边离开了。
在我变的言语不能的时候,风间桑微笑着告诉我,
风间:刚才的吻,是你我再也不是外人的证据。
千鹤:到底……是……

在我感觉一片混乱的时候,他继续说道,
风间:整理好你的心情之后,就来我这里吧。
千鹤:……这是……

这难道不是非常意味深远的话吗。
仍然被那个吻的余韵所动摇着的我,无法对他的话有所回应。

似乎即使这样也无所谓的样子,风间桑露出了温柔的笑容。
风间:更正,就算你不过来我也回去迎接你的。(这个男人,到底是还是不改霸道本性呐Orz……)
千鹤:……

我的旅途确实是迎来了终结,不过和他的关联还会继续下去。
但是……
感觉这样也不坏。
也许在我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时候,有什么已经开始发生了也说不定。
在我的心里……
我即将进行的下一个游戏,也已经知道了呢。

  1. 2011/02/06(日) 16:09:38|
  2. TT笔谈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<<魔法少女小圆 | 主页 | When the end>>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引用 URL
http://ctt696.blog127.fc2blog.us/tb.php/69-8e1c82bd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初来乍到

C T T

Author:C T T
再好的东西都有失去的一天。再深的记忆也有淡忘的一天。再爱的人,也有远走的一天。再美的梦也有苏醒的一天。该放弃的决不挽留。该珍惜的决不放手。

Link

★ S i t e N a m e : 1 8 0 5 ★ ★ M a s t e r : C T T ★ 1805 ★ L i n k F r e e 2 0 0 X 4 0 ★ C o n t a c t :ctt_0@qq.com ★ 報告は必要ありません。同じものが好きな方のみリンクフリー 相互リンクは受け付けておりません^ ^

Up to you

Hi,guys!

RSS Widget© フェーヴなつじかん

What's up?

What 'bout my star?

Let's play!

跳过一百次有神秘奖励!

Bonbon❤

Speak out!

Thank you

Try it!

My sweetheart, where are you?

free counters

How fantastic to be with you. My love!